投稿
搜索
登录  |  注册
注册链鱼鱼

如已注册 则直接登陆

搜索
登录  |  注册
DAPP 2018复盘,我们在等一个“奇迹”
  • admin
  • 2019-02-20
  • 阅读量:1367
    有关DApp的争议,近来有愈演愈烈之势,“DApp已死”的言论一度甚嚣尘上。更有数据显示,近90%的DApp一周用户总数还不足50人,63%的DApp已经完全处于“死亡”状态,用户数基本为零。对此,链鱼鱼简要复盘了2018年的DApp圈发展史,基于DApp数量、用户总数、真实活跃用户数、交易额等数据,对三大公链(ETH、EOS、TRON)进行了比较,并得出了相应的结论。不仅如此,目前市场上已经出现了一度盘踞日活榜单前十的DApp因收益薄弱关闭的案例,那么DApp开发者以及DApp圈的出路到底在何处呢?

    2018年,数字货币市场遭遇了史上最猛烈的寒冬,币价狂泻、矿机关停、疯狂裁员、创业崩卒的惨烈故事在交织上演着。寒风凛冽之下,一辆名为DApp的列车却开足了马力,向着没有终点的远方轰隆隆疾驰而去。彼时的它,是万千从业者内心深处最后的避难所。


   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个自诞生起便活在聚光灯下的新物种却渐失人心,非议不断。甚至不少人疾呼,“DApp已死!”事实真的如此吗?


    01 三条公链的“DApp争夺战”


    淹没在“口水战”中的DApp如今依然风头正盛。据Spider.Store网站数据显示,截止2月20日,一共有1931个DApp运行在以太坊、EOS和波场主网上。其中,以太坊有1375个,EOS有363个,波场193个。




    从DApp数量上看,以太坊遥遥领先于EOS和波场。需要指出的是,以太坊之所以能够保持现在数量上的领头羊地位,更多是得益于其先发优势以及数款大爆游戏带来的巨大流量冲击。


    2017年年底,Cryptokitties谜恋猫迅速走红,一度挤爆以太坊网络,成为以太坊上DApp数量和用户激增的第一个契机。而后《Ether Goo》、《Fomo3D》等DApp引爆流量,再度添了一把火,致使以太坊上的DApp增速在去年9、10月份达到顶峰,随后由于新玩法的空白出现大幅下滑。


    与此同时,2018年下半年,更多DApp开发者迅速涌向了EOS和波场。以太坊的高昂手续费和低性能劝退了一些人,而这些人在EOS和波场上找到了发挥的空间。


    博彩游戏的迅速繁衍,让第一批吃螃蟹的人赚的盆满钵满。引入Fomo3D元素的《EOS PixelMaster》像素游戏刷爆各大社交圈,随后的《EOSBet》、《BetDice》更是将EOS DApp生态规模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,挖矿类博彩游戏高举大旗,浩浩荡荡杀向四方。


    但花无百日红,尤其是此类博彩游戏,更是生命周期短暂。EOS上的挖矿类博彩游戏的生命迅速被矿工和羊毛党透支,后来者波场见缝插针,迅速抢过交接棒。


    确实,自去年11月份起,波场DApp生态发展便异常迅猛,光环隐约有盖过EOS 的趋势。单从数据上看,波场每月新增六七十款DApp,今年1月份所有DApp的交易额已经达到了257.49亿TRX,折合人民币近46.35亿元(以1月31日TRX均价0.18元计价),与当月3.05亿的EOS DApp交易额(若以1月31日EOS均价15.5元计价,折合人民币近47.26亿元)旗鼓相当。


    为了吸引更多的开发者,波场高调发起“TRON Accelerator”线上DApp开发者大赛,对参赛者和优胜者提供了丰厚的技术和物质支持。不仅如此,波场还在去年11月底宣布成立区块链游戏基金TRON Arcade,计划3年内投入1亿美金在全球范围内打造区块链游戏生态。


    事实上,从目前来看,除了这三大底层平台之外,包括NEO、ONT、NAS等也颇为重视DApp生态的发展,也相继推出过DApp开发者大赛和激励计划,大力储备开发者人才。


    02 风口下的DApp生存现状


    除了DApp数量,用户数量和交易额才是衡量底层平台上DApp生态发展的主要指标。




    链鱼鱼(ID:lianyu180807)整理了自2017年年底以来,三条公链每月DApp的用户总量。如上图所示,以太坊的DApp月用户数基本维持在10万—20万之间,稳定但呈日渐下滑趋势。在交易额方面,每月以太坊DApp的总流水基本不低于40万ETH,偶尔有所爆发,逼近80万ETH。




    EOS则不然,自主网上线后,其用户数量逐月递增,尤其是去年10月份后,《EOS PixelMaster》像素游戏和以《EOSBet》、《BetDice》为首的挖矿博彩类游戏的爆发,使得用户数量迈入了一个新台阶。同时,其DApp交易额也一路水涨船高,特别是在第四季度中, EOS DApp的总交易额增长了486%。




    而较之EOS,波场的DApp用户量增速更是惊人。不到100天时间,用户数便从去年11月份的不足10万发展到今年1月份的50万之余,简直是一骑绝尘。当然,波场DApp能够在短时间内吸引到如此多的新用户,第一大功臣也应属以《TRONbet》、《DiceBet》、《WINToken Games》等博彩游戏,但此类游戏与EOS上的博彩游戏并无二致,不过是“新瓶装旧酒”。




    而在DApp交易额上,波场更是不遑多让。从上述统计图中可以清晰的看到,波场上所有DApp的总交易额自10月份起便暴力上升,其12月份的交易流水是10月份的19.5倍。


    以上是不同指标数据呈现出的当下DApp圈现状。总的来说,目前市场的DApp热度主要集中在这三个底层平台上,应用数量也在稳步增长中。以太坊生态较为完善,稳定,但是后劲不足,日活和交易额已经被EOS和波场赶超;EOS自主网上线后,DApp用户数量保持了一定的增速,其交易额也因为几款博彩游戏的大爆得以快速增长;而后起之秀波场,它在11月份之后的表现非常生猛,其DApp用户总数已经超过EOS,交易额也在急速逼近中,似乎离坐稳DApp公链第一宝座只有一步之遥。


    03 真真假假


    不过我们也很清楚,数据是可以作假的。而有的时候,即使是真实的数据也会变的不靠谱。


    在目前追踪到的1931个DApp中,一周用户数量超过或等于1人的共计716个,超过或等于10人的共计379个,超过或等于50人的共计228个,超过或等于100人的共计191个,而超过或等于500人的便只剩96个了,占比不足5%,往上更是凤毛麟角。




    也就是说,近90%的DApp一周用户数还不足50人,更有63%的DApp已经完全处于“死亡”状态,用户数基本为零。


    而按照一周活跃用户数量划分,在排名前100的DApp中,博彩DApp共有54个,游戏DApp和去中心化交易所各有16个,其他,如社交DApp共有14个。




    博彩游戏的一家独大,严重扰乱了DApp生态的良性发展,造成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发展趋势,使得一些优秀的开发者或是愤而离场,或是迫于经济压力,转向资金盘游戏的阵营。如果不加以改变,混乱无章又缺乏优质内容的DApp圈将始终无法引入主流玩家,“恶名在外”也最终会反扑,逼迫DApp生态走向死路。


    更有意思的是,为了吸引更多的“赌徒”,大多数博彩游戏乃至某些头部项目会对数据“注水”,也就是所谓的“刷榜”,即项目方会利用机器人小号和合约的多次交互来提高用户数量,营造出虚假的繁荣表象。


    另一方面,许多EOS DApp在上线之际,会进行大量空投或者设置邀请机制,而这也就滋生了大量的羊毛党。PeckShield 安全团队曾经指出,EOS博彩DApp《BetDice》中存在大量的羊毛党机器人账号。在对 EOS BetDice 的智能合约数据以及参与合约的用户数据进行分析后,团队发现:参与BetDice DApp的玩家中,其账号的创建者过于集中,有约 20000 个 EOS 账号由 10 个 EOS 账号创建(已去除 EOSIO 创世账号等账号生成工具)。这 10 个账号创建的 20000 个二级账号,占了该游戏总智能合约交易账户数量的 57%。


    羊毛党、矿工、大户瓜分了DApp绝大多数的利润,项目方可能最终还因为各项支出落得个入不敷出的下场。


    前不久,一度盘踞EOS DApp日活榜单前十的博彩游戏EOS POKER深陷跑路疑云,玩家发现奖池内的EOS已经被转账至币安账户,CPU抵押的EOS也已经取消抵押。随后,EOS Poker开发者表示,由于持续没有收益,仅仅20%的利润无法承担团队的基本开销,项目开发者决定关闭网站。至于奖池内的EOS也是团队自己的,团队也从未进行募资和出售代币。


    而另一款博彩DApp FunCity也因为面临技术和资金压力项目陷入停滞,目前已经解散了相关社群,属于关门状态。


    诸如EOS POKER、FunCity等小有名气的DApp尚且如此拮据,更遑论其他出榜的应用。二八定律在DApp圈也同样适用,甚至更为残酷。


    那么,DApp开发者的出路在哪里呢?


    上文我们提到,为招揽人才,各大底层平台纷纷推出了DApp开发者大赛和激励计划,为优胜者提供一系列的物质和技术支持。但就目前来看,实际收效甚微。即使项目方在活动期间对开发者有所扶持,但后续进展缓慢,宣传力度不够,用户往往并不买账。


    这就陷入了一个非常尴尬的状态,公链方出钱出力不讨好,开发者疲于辗转于几大平台之间,“复制—粘贴”DApp层出不穷,而市场始终一汪死水。


    04 机遇与挑战

    高不确定性已经让早期的开发者相继离场,仍然坚守的开发者也在信念的不断怀疑、坍塌、重构中焦虑不安,他们迟疑于DApp能够解决用户的何种需求,也无法确保正在推进中的新产品模式是否可行,市场是否认可。


    这种心态也能够体谅,毕竟前路无迹可寻,许多人甚至还停留在“DApp是一种伪需求”的争论阶段。


    更多已经行动起来的人也对DApp有着不一样的理解,但都大抵认为目前DApp存在以下几大挑战:


    1) 性能不足;


    DApp基于公链,也必然会在性能上受限于公链的发展状况。就拿以太坊来说,其tps目前只有30-40,不仅在交易确认速度上较为迟缓,还极易造成网络拥堵,抬高交易费用。


    2) 使用门槛高;


    与以太坊相比,EOS倒是在交易速度和费用上有了很大的改善,但是其账户机制引入了复杂的RAM、CPU概念,反而对用户造成了更高的使用门槛。


    此外,钱包等插件的配套使用也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用户的转化率,并不利于大规模纳新推广。


    3) 缺乏优质内容;


    较差的用户体验已经阻挡了一波圈外人的进入,而类型单一,缺乏优质内容的DApp圈更无法吸引主流用户的注意。


    目前我们看到的DApp类型主要包括博彩、游戏、社交、去中心化交易所等,其中尤以博彩为主。更多的场景,比如音乐、教育、出行等尚且没有突出表现。即使游戏被视为是最好落地的DApp场景,但是目前市面上的链游可玩性极差,同质化现象及其严重。


    4) 安全性;


    性能相对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,如何提高用户体验才是核心。除此之外,智能合约的安全性也不容小觑。


    据PeckShield态势感知平台数据显示,仅去年12月份,EOS公链共计发生了20起竞猜类游戏遭黑客攻击事件,开发者共计损失348,204个EOS,以当时价格18元估算,总价值超600万元。较之11月份,这一损失额度增长了6倍。

    05 结语

    不可否认,DApp圈目前存在许多问题,但若因噎废食也未免太过。


    前不久,硬核科幻巨作《流浪星球》引爆舆论,甚至被认为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。影片并非没有槽点,但无论是剧情设置还是电影本身,都在向大众传递着这样一种讯息:希望。


    既然DApp已经开辟了一条崭新的路,在布道者的努力下,也势必会继续走下去。而行走在这条路上的我们也更愿意相信,“无论最终结果将区块链和DApp导向何处,我们选择希望,相信奇迹。”

    admin

    游戏排行榜
    1
    EtherTycoon
    欢迎来到Ether Tycoon!这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商业模拟游戏。 您将成为首席执行官并经营自己的事业。要成为顶级商业大亨,您需要聘请各行各业的精英员工。他们有不同的能力,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帮助您的业务。即使您没有时间管理公司,他们也会全天候为您服务。当然,人员配置和培训都要花钱。 在发展自己的同时,不要忘记关注其他玩家。它们会影响您的开发,甚至会恶意攻击您。 系统将定期向所有玩家重新分配奖金。公司越强,股息越多。来吧,成为以太坊的商业大亨!
    2
    EtherDank
    收集John Orion Young制作的虚拟现实艺术品。当有人从你的收藏中购买艺术品时赚取ETH。
    3
    John Orion Young
    收集John Orion Young制作的虚拟现实艺术品。当有人从你的收藏中购买艺术品时赚取ETH。
    4
    cryptopixels
    一个协作像素化画布。
    5
    CryptoMilitary
    通过使用以太坊区块链技术购买军队作为智能合约来接管世界。建立你的军事帝国,并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.CryptoMilitary是通过拥有国家军队征服世界,同时在途中赢得以太。每个国家的军队都被证明是一份智能合同,每个军队都被锁定在一份合同上。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以太坊购买军队来获得军队的所有权。你购买军队后,军队的价格会自动上涨。有关增值模型的 更多信息,请参见此处。 请记住,如果他们支付的费用是你支付的两倍,其他玩家将能够接管你的军队。这意味着你将不再拥有你的军队或国家的控制权和拥有权,但你将获得最多两倍于你花费的ETH!它将自动切换回您的加密钱包。 并非所有国家的军队都是平等的。更强大的军事力量将优于弱势军事力量。当战斗被引入CryptoMilitary时,这将特别发挥作用。在战斗中,你将能够挑战任何其他玩家来对抗战争。通过这一补充,你将开始看到拥有和保持强大军队的真正好处。而且,你拥有的军队越多,你的总军事实力得分就越高,打败你的难度就越大。
    DAPP 2018复盘,我们在等一个“奇迹”
    admin
    2019-02-20
    阅读量:1367
    有关DApp的争议,近来有愈演愈烈之势,“DApp已死”的言论一度甚嚣尘上。更有数据显示,近90%的DApp一周用户总数还不足50人,63%的DApp已经完全处于“死亡”状态,用户数基本为零。对此,链鱼鱼简要复盘了2018年的DApp圈发展史,基于DApp数量、用户总数、真实活跃用户数、交易额等数据,对三大公链(ETH、EOS、TRON)进行了比较,并得出了相应的结论。不仅如此,目前市场上已经出现了一度盘踞日活榜单前十的DApp因收益薄弱关闭的案例,那么DApp开发者以及DApp圈的出路到底在何处呢?

    2018年,数字货币市场遭遇了史上最猛烈的寒冬,币价狂泻、矿机关停、疯狂裁员、创业崩卒的惨烈故事在交织上演着。寒风凛冽之下,一辆名为DApp的列车却开足了马力,向着没有终点的远方轰隆隆疾驰而去。彼时的它,是万千从业者内心深处最后的避难所。


   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个自诞生起便活在聚光灯下的新物种却渐失人心,非议不断。甚至不少人疾呼,“DApp已死!”事实真的如此吗?


    01 三条公链的“DApp争夺战”


    淹没在“口水战”中的DApp如今依然风头正盛。据Spider.Store网站数据显示,截止2月20日,一共有1931个DApp运行在以太坊、EOS和波场主网上。其中,以太坊有1375个,EOS有363个,波场193个。




    从DApp数量上看,以太坊遥遥领先于EOS和波场。需要指出的是,以太坊之所以能够保持现在数量上的领头羊地位,更多是得益于其先发优势以及数款大爆游戏带来的巨大流量冲击。


    2017年年底,Cryptokitties谜恋猫迅速走红,一度挤爆以太坊网络,成为以太坊上DApp数量和用户激增的第一个契机。而后《Ether Goo》、《Fomo3D》等DApp引爆流量,再度添了一把火,致使以太坊上的DApp增速在去年9、10月份达到顶峰,随后由于新玩法的空白出现大幅下滑。


    与此同时,2018年下半年,更多DApp开发者迅速涌向了EOS和波场。以太坊的高昂手续费和低性能劝退了一些人,而这些人在EOS和波场上找到了发挥的空间。


    博彩游戏的迅速繁衍,让第一批吃螃蟹的人赚的盆满钵满。引入Fomo3D元素的《EOS PixelMaster》像素游戏刷爆各大社交圈,随后的《EOSBet》、《BetDice》更是将EOS DApp生态规模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,挖矿类博彩游戏高举大旗,浩浩荡荡杀向四方。


    但花无百日红,尤其是此类博彩游戏,更是生命周期短暂。EOS上的挖矿类博彩游戏的生命迅速被矿工和羊毛党透支,后来者波场见缝插针,迅速抢过交接棒。


    确实,自去年11月份起,波场DApp生态发展便异常迅猛,光环隐约有盖过EOS 的趋势。单从数据上看,波场每月新增六七十款DApp,今年1月份所有DApp的交易额已经达到了257.49亿TRX,折合人民币近46.35亿元(以1月31日TRX均价0.18元计价),与当月3.05亿的EOS DApp交易额(若以1月31日EOS均价15.5元计价,折合人民币近47.26亿元)旗鼓相当。


    为了吸引更多的开发者,波场高调发起“TRON Accelerator”线上DApp开发者大赛,对参赛者和优胜者提供了丰厚的技术和物质支持。不仅如此,波场还在去年11月底宣布成立区块链游戏基金TRON Arcade,计划3年内投入1亿美金在全球范围内打造区块链游戏生态。


    事实上,从目前来看,除了这三大底层平台之外,包括NEO、ONT、NAS等也颇为重视DApp生态的发展,也相继推出过DApp开发者大赛和激励计划,大力储备开发者人才。


    02 风口下的DApp生存现状


    除了DApp数量,用户数量和交易额才是衡量底层平台上DApp生态发展的主要指标。




    链鱼鱼(ID:lianyu180807)整理了自2017年年底以来,三条公链每月DApp的用户总量。如上图所示,以太坊的DApp月用户数基本维持在10万—20万之间,稳定但呈日渐下滑趋势。在交易额方面,每月以太坊DApp的总流水基本不低于40万ETH,偶尔有所爆发,逼近80万ETH。




    EOS则不然,自主网上线后,其用户数量逐月递增,尤其是去年10月份后,《EOS PixelMaster》像素游戏和以《EOSBet》、《BetDice》为首的挖矿博彩类游戏的爆发,使得用户数量迈入了一个新台阶。同时,其DApp交易额也一路水涨船高,特别是在第四季度中, EOS DApp的总交易额增长了486%。




    而较之EOS,波场的DApp用户量增速更是惊人。不到100天时间,用户数便从去年11月份的不足10万发展到今年1月份的50万之余,简直是一骑绝尘。当然,波场DApp能够在短时间内吸引到如此多的新用户,第一大功臣也应属以《TRONbet》、《DiceBet》、《WINToken Games》等博彩游戏,但此类游戏与EOS上的博彩游戏并无二致,不过是“新瓶装旧酒”。




    而在DApp交易额上,波场更是不遑多让。从上述统计图中可以清晰的看到,波场上所有DApp的总交易额自10月份起便暴力上升,其12月份的交易流水是10月份的19.5倍。


    以上是不同指标数据呈现出的当下DApp圈现状。总的来说,目前市场的DApp热度主要集中在这三个底层平台上,应用数量也在稳步增长中。以太坊生态较为完善,稳定,但是后劲不足,日活和交易额已经被EOS和波场赶超;EOS自主网上线后,DApp用户数量保持了一定的增速,其交易额也因为几款博彩游戏的大爆得以快速增长;而后起之秀波场,它在11月份之后的表现非常生猛,其DApp用户总数已经超过EOS,交易额也在急速逼近中,似乎离坐稳DApp公链第一宝座只有一步之遥。


    03 真真假假


    不过我们也很清楚,数据是可以作假的。而有的时候,即使是真实的数据也会变的不靠谱。


    在目前追踪到的1931个DApp中,一周用户数量超过或等于1人的共计716个,超过或等于10人的共计379个,超过或等于50人的共计228个,超过或等于100人的共计191个,而超过或等于500人的便只剩96个了,占比不足5%,往上更是凤毛麟角。




    也就是说,近90%的DApp一周用户数还不足50人,更有63%的DApp已经完全处于“死亡”状态,用户数基本为零。


    而按照一周活跃用户数量划分,在排名前100的DApp中,博彩DApp共有54个,游戏DApp和去中心化交易所各有16个,其他,如社交DApp共有14个。




    博彩游戏的一家独大,严重扰乱了DApp生态的良性发展,造成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发展趋势,使得一些优秀的开发者或是愤而离场,或是迫于经济压力,转向资金盘游戏的阵营。如果不加以改变,混乱无章又缺乏优质内容的DApp圈将始终无法引入主流玩家,“恶名在外”也最终会反扑,逼迫DApp生态走向死路。


    更有意思的是,为了吸引更多的“赌徒”,大多数博彩游戏乃至某些头部项目会对数据“注水”,也就是所谓的“刷榜”,即项目方会利用机器人小号和合约的多次交互来提高用户数量,营造出虚假的繁荣表象。


    另一方面,许多EOS DApp在上线之际,会进行大量空投或者设置邀请机制,而这也就滋生了大量的羊毛党。PeckShield 安全团队曾经指出,EOS博彩DApp《BetDice》中存在大量的羊毛党机器人账号。在对 EOS BetDice 的智能合约数据以及参与合约的用户数据进行分析后,团队发现:参与BetDice DApp的玩家中,其账号的创建者过于集中,有约 20000 个 EOS 账号由 10 个 EOS 账号创建(已去除 EOSIO 创世账号等账号生成工具)。这 10 个账号创建的 20000 个二级账号,占了该游戏总智能合约交易账户数量的 57%。


    羊毛党、矿工、大户瓜分了DApp绝大多数的利润,项目方可能最终还因为各项支出落得个入不敷出的下场。


    前不久,一度盘踞EOS DApp日活榜单前十的博彩游戏EOS POKER深陷跑路疑云,玩家发现奖池内的EOS已经被转账至币安账户,CPU抵押的EOS也已经取消抵押。随后,EOS Poker开发者表示,由于持续没有收益,仅仅20%的利润无法承担团队的基本开销,项目开发者决定关闭网站。至于奖池内的EOS也是团队自己的,团队也从未进行募资和出售代币。


    而另一款博彩DApp FunCity也因为面临技术和资金压力项目陷入停滞,目前已经解散了相关社群,属于关门状态。


    诸如EOS POKER、FunCity等小有名气的DApp尚且如此拮据,更遑论其他出榜的应用。二八定律在DApp圈也同样适用,甚至更为残酷。


    那么,DApp开发者的出路在哪里呢?


    上文我们提到,为招揽人才,各大底层平台纷纷推出了DApp开发者大赛和激励计划,为优胜者提供一系列的物质和技术支持。但就目前来看,实际收效甚微。即使项目方在活动期间对开发者有所扶持,但后续进展缓慢,宣传力度不够,用户往往并不买账。


    这就陷入了一个非常尴尬的状态,公链方出钱出力不讨好,开发者疲于辗转于几大平台之间,“复制—粘贴”DApp层出不穷,而市场始终一汪死水。


    04 机遇与挑战

    高不确定性已经让早期的开发者相继离场,仍然坚守的开发者也在信念的不断怀疑、坍塌、重构中焦虑不安,他们迟疑于DApp能够解决用户的何种需求,也无法确保正在推进中的新产品模式是否可行,市场是否认可。


    这种心态也能够体谅,毕竟前路无迹可寻,许多人甚至还停留在“DApp是一种伪需求”的争论阶段。


    更多已经行动起来的人也对DApp有着不一样的理解,但都大抵认为目前DApp存在以下几大挑战:


    1) 性能不足;


    DApp基于公链,也必然会在性能上受限于公链的发展状况。就拿以太坊来说,其tps目前只有30-40,不仅在交易确认速度上较为迟缓,还极易造成网络拥堵,抬高交易费用。


    2) 使用门槛高;


    与以太坊相比,EOS倒是在交易速度和费用上有了很大的改善,但是其账户机制引入了复杂的RAM、CPU概念,反而对用户造成了更高的使用门槛。


    此外,钱包等插件的配套使用也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用户的转化率,并不利于大规模纳新推广。


    3) 缺乏优质内容;


    较差的用户体验已经阻挡了一波圈外人的进入,而类型单一,缺乏优质内容的DApp圈更无法吸引主流用户的注意。


    目前我们看到的DApp类型主要包括博彩、游戏、社交、去中心化交易所等,其中尤以博彩为主。更多的场景,比如音乐、教育、出行等尚且没有突出表现。即使游戏被视为是最好落地的DApp场景,但是目前市面上的链游可玩性极差,同质化现象及其严重。


    4) 安全性;


    性能相对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,如何提高用户体验才是核心。除此之外,智能合约的安全性也不容小觑。


    据PeckShield态势感知平台数据显示,仅去年12月份,EOS公链共计发生了20起竞猜类游戏遭黑客攻击事件,开发者共计损失348,204个EOS,以当时价格18元估算,总价值超600万元。较之11月份,这一损失额度增长了6倍。

    05 结语

    不可否认,DApp圈目前存在许多问题,但若因噎废食也未免太过。


    前不久,硬核科幻巨作《流浪星球》引爆舆论,甚至被认为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。影片并非没有槽点,但无论是剧情设置还是电影本身,都在向大众传递着这样一种讯息:希望。


    既然DApp已经开辟了一条崭新的路,在布道者的努力下,也势必会继续走下去。而行走在这条路上的我们也更愿意相信,“无论最终结果将区块链和DApp导向何处,我们选择希望,相信奇迹。”

    • 关于我们
    • 商务合作
    • 投稿邮箱
    • 版权声明
    链鱼鱼公众号
    Copyright © 链鱼鱼网 沪ICP备案号